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站长
 | 网站首页 | 班主任工作 | 班会视频 | 问题留言 | 点数权限 | 我的作品 | 
最新公告:
    关于视频资料问题的公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关于本站资料来源问题        
您现在的位置: 聿怀班主任资料网站 >> 班会视频 >> 人物访谈 >> 下载信息
推 荐 软 件
 
实话实说:以爱的名义RM
运行环境: Win9x/NT/2000/XP/ 文件大小:149790 K
软件等级: ★★★★★ 软件类别: 国产
开 发 商: CCTV 软件语言: 简体中文
相关链接:  下载演示地址  下载注册地址 软件属性:     
下载次数:  本日:1   本周:1  
       本月:1   总计:1142
授权方式: 共享版
解压密码: 
软件添加: 审核:admin 录入:admin 添加时间: 2005-10-22 22:37:18
::下载地址::   本资料下载需安装“迅雷”,使用迅雷下载,速度可提高5倍左右
下载地址一   
::软件简介::

嘉宾: 


  时兴瑞:黑龙江泰来县高一学生 


  潘淑华:(母亲)黑龙江泰来县四里五小学音乐老师 


  时永波:(父亲)黑龙江泰来县四里五中学化学老师 


  刘 墉:畅销书作家,一个特别有耐心的父亲 


  台下嘉宾: 


  于 华: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,咨询师 


  主持人:朋友们大家好,欢迎来到《实话实说》,我身边坐着的是一对夫妇,这位叫潘淑华,时永波。潘淑华跟时永波他们家最近碰到了一个大难题,这样吧,大家先看一下我手中的奖状,这是他们的儿子时兴瑞,在2002年5月31日,获得的“三好学生”,这是2001年5月被评为县级“三好学生”,2002年5月被评为县级“三好学生”。在泰来县中小学生独唱、独舞、独奏中,被评为中学生独奏比赛二等奖,你们家像这样的奖状是不是特别多? 


  潘淑华:小学的时候很多,没保存下来。 


  主持人:这是初中的,还有一个初中的毕业证书,都是在90分以上,曾经是你们家的骄傲是不是? 


  潘淑华:可以说我的儿子挺优秀的。 


  主持人:你们觉得跟别人谈起自己孩子的时候,心里是美滋滋的。可是最近他们心里美不起来了,相反会觉得特别特别难受,难受到妈妈会在半夜起来睡不着觉。 


  潘淑华:我半夜有的时候就是放声大哭。 


  主持人:半夜起来放声大哭,那爸爸呢,会难过到什么地步? 


  时永波:有同感,有时候我们闹心的时候,半夜起来俩人谁也说不出来啥话,俩人抱着哭,这是最难受的时候。 


  主持人:我们现在好像都不能提这个事儿,是吧?儿子怎么了? 


  潘淑华:儿子可以说处了一个朋友,初二的时候,一个小女孩儿,他同班的一个小女孩儿,这个小女孩经常向我家孩子借工具、借钱,我家离学校近。但是他就爸爸发现了有点儿不对头,用咱们的话说是早恋。 


  时永波:在我们心目中就是处对象了,按照土话来说是“处对象”。 


  主持人:你们叫处对象了是吧?你们发现了是个开始的话,那么最激烈的我听说,就是儿子在6月9日那一天。 


  潘淑华:对,那就是已经入高中了,可以说是最阴暗的一天了。 6月9日那一天是怎么回事呢,他们6月7、8、9三天是大学全国高考,他们学校要给人腾教室,他5号就要回家,他们是6号放假。我告诉老师了,我说他私自请假你别给他(批)假,他肯定要和小女孩一起回来。他老师没给他假,我就寻思他不能回来,下班以后我看他在当院坐着呢,我回家以后特气愤,我就把他说了。他爸回来,我们两个共同跟他发怒。我给你们三条保证:一,你和小女孩处也好,必须不能耽误学习;再一个,你一定要遵守课堂校纪校规;三,不能太浪费钱。他这些条都答应了,6月9日我们把他送回学校,返校的一天。他是中午11点车走的,等中午11点半他爸下班,他就跟我说不行。咱们杜绝来往咱们就省心了,以后省得咱俩还惦记,我一寻思也可以。 


  主持人:你们俩就想干脆一下把问题解决掉。 


  潘淑华:对,就是想把问题解决掉。这时候我就去了,到那以后我儿子正好考微机,考完试以后他见到我,说你们咋来了,你们不是说不来了吗?他就指责我们干涉这件事去了。 


  主持人:本来有约定是不干涉了。 


  潘淑华:不干涉了。去了我就跟他老师说情况,他老师正忙呢,我就找他们主任,那主任是我们的老乡,我就跟他说这个情况。 


  主持人:教导处主任? 


  潘淑华:我就说他爸爸的意思就想坚决杜绝来往,主任当时一听也应该这样。我们两个商讨完了,当初还碰到我们一个亲戚,也是教他地理的一个老师,也是那个学校的,还有其中另外一个主任。这时候他爸打车过来,领着一个他叔叔,是我们中学的一个老师,我们六个大人。 


  主持人:你们有一个说服团,说服他的一个,六个大人对他一个孩子? 


  潘淑华:你听我说,这个场景我心里难受极了。主任开始心平气和地问,他说时兴瑞今天给你找来,就是谈一谈关于你早恋的问题,我儿子特别沉着,说我没早恋,我们就是好朋友。这时候我们亲戚,教他地理的老师说,你不是早恋,为什么你跟人家上齐齐哈尔?你不是早恋,为什么人家有事你拔刀相助?不是早恋,为什么你钱给人家花?不是早恋,你为什么起早贪黑往人家那儿跑?就这四句话,我儿子眼神就不对了,在那儿一愣。主任接着说,你这不是早恋,是交朋友,你说说吧,你这是怎么个交朋友法?我儿子说这不是谈话的地方,我不想在这谈。当时那一个主任站起来就发怒了,你说这不是谈话的地儿,什么是谈话的地儿,你说啥是谈话的地方。我儿子这时候我看他就气得不行了,像要爆炸似的,脸都不是色,呼呼就跑出去了。主持人:我能不能这么理解,就是说从6月9日这一天开始,这件事不仅老师知道了,同学可能也知道了。原来他可能是想让老师和爸爸妈妈,都不要知道这件事。 


  潘淑华:后来我儿子跟我谈啥,原来他俩私自定的,咱俩偷偷地联系,三年之内你考上大学,我考上大学,再告诉爸爸妈妈,结果让我们早早发现了,孩子情绪就不对了。那天起,他学校也不回,家也不回。 


  时永波:当时孩子六七天不跟家里边联系,不打电话,你看学校究竟在哪住,也不跟我们联系,也惦记,还后悔,那种心情表达不出来。回家看见这种情况,就好像活的心都没有。 


  主持人:就觉得你们正常生活的希望都没有了。 


  时永波:原来我们家庭自我感觉非常幸福,是个欢乐家庭。她教音乐,我也挺爱好音乐,她性格比较开朗,孩子性格也非常开朗,愿意唱,愿意跳,从小跟她妈妈学手风琴。但是我们家,回家就是总有说有笑,但是发怒的时候也有。等我们劳动的时候,就是整整小院或者干点儿零活,必须放录音机,听听歌声,喜欢什么歌。就感觉现在,在我心目中我就跟他说,我就哭着说,我说我这一辈子从现在开始,歌声都没有。 


  潘淑华:现在可以说,通过这一年来的周折,为了挽救我儿子,我各种方法都想到了,可以用一句话说,我在这儿不知道应不应该说,就是迷信我都信了。我找了很多地方,最后开了八副汤药,人家说这个管臆症的,吃了它就能回来好好学习了。 


  主持人:你这八副药是跟谁开的? 


  潘淑华:大夫,不是正经的大夫,私自的中医。 


  主持人:你们当地信迷信,就是得找,你们当地怎么称呼这种人? 


  潘淑华:叫“巫医”。 


  时永波:为了挽救儿子,啥招儿都想了。 


  主持人:我明白,我特理解,那会儿让你干什么事,只要有一丝可能性。 


  潘淑华:只要能挽救我儿子,什么方法都可以。我就在想,我最后豁出去了,宁愿全国曝光,我通过什么《焦点访谈》、《道德观察》,还是《实话实说》,只要能够帮助我儿子上学就行。我做这个节目,一个是为了挽救我的儿子,为了挽救我的家庭,再一个通过这个节目,教育广大家长和教师,能够正确处理青年学生早恋的问题,不再有我这个后果。 


  主持人:你别那么着急,这事还在发展中,还没有出现后果。我可能做妈妈没经验,才刚刚没几个月。那个爸爸可是非常厉害,我们请刘墉上来,有请。潘淑华,您坐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您也是值得可怜的父亲吗? 


  刘墉:没有,我已经过来了,过来了就不可怜了。事情过了之后,回想的时候,就发现那时候恐怕有点儿傻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那会儿的你有点儿傻? 


  刘墉:对,我儿子闹情绪、谈恋爱的时候,曾经家里也是乌烟瘴气一番,但是事情过了,就觉得当时也是经验。但是我也有一个感觉,我觉得有这么严重吗?我先要问他们二位,我先请请问时先生,您在您儿子这个年龄阶段,也就是中学阶段,有没有交过异性朋友?咱们讲实话,实话实说。 


  时永波:没有。 


  刘墉:没有,有没有偷偷喜欢,怎么样一个。 


  主持人:女同学是吧? 


  时永波:没有。 


  刘墉:我请问夫人,您在高中的时候,讲实话,有没有偷偷喜欢过谁或者是? 


  潘淑华:没有,可以说从小,我对这个事就特要求自己严,好像处对象,订婚我都感觉可耻似的。 


  刘墉:就是因为你们太模范了,所以你孩子稍微有点儿怎么样,你们就特别反应。我现在先要问一句话,如果你们两个不是这么聪明,这么敏感,这么有做侦探的天生的条件,而孩子在外头所有的事你们都不知道,你们去假设现在的结果会不会比较好? 


  潘淑华:如果我要像一般的妈妈,大大咧咧什么也不管,孩子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,我也不那么去呵护他,不那么去管理他,可能我儿子会更好。我有时候自己发泄骂我自己,我说这是自己做的孽。 


  刘墉:只怪您太聪明。 


  时永波:我的想法就是一刀两断,你或者求学,我的意思马上断了,你的精力一下子集中到学习上,不分散精力了。 


  刘墉:他们都讲,如果他们能够不知道,事情还比较好,而且由他们刚才所讲的可以知道,那个男孩跟女孩已经私下商定,说我们两个都好好念书,考上大学以后才让爸爸妈妈知道,他们表示很有良心。 


  主持人:你可以告诉他们在二年级的时候,你是怎么跟你儿子谈这个事的吗? 


  刘墉:一,我发现他喜欢看杂志上面女生的图片。我说你喜欢的这个女生爸爸也喜欢,咱们的口味好像挺相似的,我说这是第一点。第二点,我的邻居说了,小孩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异性,没有关系,让他们有正常的交往。也就是说,如果你觉得女生是大老虎,他老远看见大老虎就躲开,等到有一天发现女生不是大老虎,或者女生发现男生不是大狼的时候,他就发觉爸爸妈妈跟老师讲得都是错的,大老虎跟大狼碰到一块儿,发现两个竟然可以很吸引,这时候爱得死去活来。 


  主持人:那你怎么能确定,他们儿子没有火花呢? 


  刘墉:就是因为有火花,就是因为原来他们觉得是大老虎跟大狼,结果一下子碰到一块儿。你如果从小让他接触“病毒”,他逐渐就有免疫力啊。 


  主持人:我们成病毒了。据我所知,你儿子有谈恋爱的感觉的时候,要比他们的儿子小很多,在小学二年级。 


  刘墉:小学二年级,对。 


  主持人:我说实话你们怎么反而笑呢。是吗? 


  刘墉:好像您比我都清楚。 


  主持人:因为他自己出过一本书啊。 


  刘墉:是啊,他的意思就是说,爸爸并不了解真相,真相在我心里。所以我今天听了他们讲得很精彩,可是恐怕你们了解的真相,还不够真相。 


  主持人:就是就像你儿子说的那样,爸爸你看到的不是所有的真相。 


  刘墉:对。 


  主持人:今天现场还有很多朋友在想,为什么我们不把儿子请到现场来。今天我把时兴瑞请来了,我们大家欢迎他。刚才我和你爸爸妈妈聊了,当然还有刘墉先生,我应该先向你介绍一下,先握个手。你觉得你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,跟父母最不同的地方在哪里,就是你们分歧最大的地方在哪里? 


  时兴瑞:一是他们太封建了,二是他们对我女朋友非常不喜欢。 


  主持人:怎么叫太封建了? 


  时兴瑞:在他们脑海里有什么观念,你要是处对象,你要是学习好了,也认为这你个学生思想品质败坏。 


  主持人:分歧最大的你觉得第一太封建,第二你觉得他们对你朋友的评价你不喜欢。 


  时兴瑞:再一个就是耽误学习,我爸是怕耽误我学习。 


  主持人:对呀,可是为什么刚才我和你父母聊天的时候,在谈这件事的时候,他们丝毫没有说,对这个女孩儿有什么不满意。 


  时兴瑞:不可能说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他们没说实话。 


  时兴瑞:他们就是这样。 


  主持人:就是哪样? 


  时兴瑞:跟别人说,不可能说这女孩怎么怎么不好,当我面前说不好,这个缺点那个缺点,想让我改变一下对这女孩的看法。但是我这个人挺犟,没改变。 


  主持人:这样,因为我觉得不要过多放在这个女生身上,因为第一她今天没法来现场,所以对她来讲不公平,因为她没有办法表白她的想法。 


  时兴瑞:太不公平了。 


  主持人:他挺会顺杆儿爬,我说不公平,他加一句太不公平了。我们把这个事情,回到你和你父母之间好吗?因为我觉得,今天爸爸妈妈来我们的节目,甚至你妈妈那么痛苦地,想来这里求助,你理解吗? 


  时兴瑞:理解。 


  主持人:但是你有没有跟爸爸妈妈,把你谈恋爱的过程中间的,一些苦闷,一些孤独,跟他们讲过? 


  时兴瑞:没有,从来没有讲过。 


  主持人:为什么不说? 


  时兴瑞:我觉得说了吧,我爸和我妈不但不理解,而且会给我更大的压力,会令我更痛苦。 


  主持人:你讲了“更痛苦”。那本来你痛苦的是什么? 


  时兴瑞:本来痛苦的就是,自己处于这种辍学的状态,而且双方父母都这么不理解,感觉挺苦恼的,自己压力挺大的。 


  主持人:就是你挺希望得到一种祝福是吧?你也挺希望自己能回学校读书? 


  时兴瑞:嗯。 


  主持人:但是目前这些都不可能。 


  时兴瑞:可以这么说。 


  主持人:我们回忆一下,在你刚开始谈恋爱,到现在的过程里边,让你最难过的事情,是不是6月9日那一天? 


  时兴瑞:对,那一天可以这么说,我没有想到。我记得那是6月7、8日,是全国统一高考的时间,老师说6月6日上午可以放假,但是我为了和我女朋友一起回家。6月5日,我就跟老师请了假。老师那阵儿,就跟我家长已经串通好了,合起伙来“欺负”我。老师说,不让时兴瑞回来,不能提前到家,我为了和我女朋友一起走,也没管那事儿。我到家的时候家里没人,当时我就有预感了,指定得有一场“暴风雨”。我爸一会儿回来了,训斥我,老师不让你回来,你怎么还回来呢?我说我想家了。我爸说不是吧,我说那是什么啊?他说你是不是和她一起回来的?我说没有,没一起回来,不信你打电话问她们家。 


  主持人:你撒谎呢。 


  时兴瑞:我知道这办法,我爸那阵儿不能往她们家打电话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撒谎是最好的办法,在那个时候。 


  时兴瑞:可以这么说吧。但是我要不撒谎不隐瞒的话,我想事情会更糟。然后(我爸)就大发雷霆训斥我,我就有点儿发火了,当时那个时候我和我女朋友,都已经处了将近半年了,心理压力挺大的,一是怕耽误学习,二是不想让父母,还有学校知道这件事。我那时候因为精神压力大,手就一直在抖,写字的时候,停在书桌上抖得特别厉害,有的学生逗我,说你抽“鸡爪风”了,然后我就瞅着他笑,其实我自己心里最明白。 


  主持人:你指着这个压力,是你要瞒着爸妈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瞒着老师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瞒着你的同学? 


  时兴瑞:对,再一个就是不耽误我的学习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对你来说这件事是非常困难的? 


  时兴瑞:非常困难的。 


  主持人:那你为什么还要每天还要去看她? 


  时兴瑞:因为心理压力大,肚子里有很多委屈的话想跟她说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那个时候,你能说话的惟一对象就是她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你每天怎么跟她见面呢,你们两个不在一个学校? 


  时兴瑞:我们两个学校之间,离了得有四五里地,大约将近三千米。开始的时候是从同学那儿借车子。 


  主持人:借自行车。 


  时兴瑞:对,借自行车,蹬到那儿大概10分钟,那阵儿我觉得摩托车都没我骑得快,大街上车多,我自行车可以来回晃。 


  主持人:你每天都要去她的学校看她? 


  时兴瑞:并不是,两三天,三四天。 


  主持人:两三天去一次。你们在一起就是你要发泄,要讲你心里的委屈? 


  时兴瑞:对,有时候跟她在一起,也可以得到一些欢乐,跟她无拘无束,可以闹闹笑话,可以说说别的,这都可以。 


  主持人:在学校里,男同学之间难道没有倾诉对象吗? 


  时兴瑞:没有。 


  主持人:你不敢说? 


  时兴瑞:不是不敢说,我不想让他们知道。 


  主持人:不想让他们知道,为什么? 


  时兴瑞:因为他们可以替我张扬出去。可以传到我爸妈,还有老师的耳朵里,我又糟了。 


  主持人:你能给我描绘一下,就是说大人们说谈恋爱,你认同这三个字吗?你觉得什么叫“谈恋爱”。 


  时兴瑞:什么叫谈恋爱呀?两个人之间可以互相可以理解,她能帮助你解决一些你的问题,就是比较困难的问题。 


  主持人:值得信赖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还有吗? 


  时兴瑞:有个依靠。 


  主持人:这个依靠是指哪方面的依靠? 


  时兴瑞:生活方面,在她精神上,有一些思想包袱,有人倾诉。我跟我的父母,其他朋友也许没有这种感觉,我跟我的父母始总是一种他是长辈我是晚辈,你必须这么就是这么看待。 


  主持人:在你的印象中间、记忆中间,你有多久没有父母敞开你的内心讲话了,从多大开始? 


  时兴瑞:说实话,从小到大没一起聊过天,没有讲过自己内心的世界。 


  主持人:可是你爸爸妈妈也讲了,你们家里边,你们可以弹琴唱歌,其乐融融。 


  时兴瑞:但是在弹琴唱歌的时候,我总有一种抹不开的感觉。 


  主持人:你从几岁有这种感觉? 


  时兴瑞:大概从我记事起吧。 


  主持人:记事开始,你有没有想过跟我说这件事的时候,坐在旁边的爸爸妈妈心里怎么想? 


  时兴瑞:他们也许不这么认为,因为在他们面前,我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。 


  主持人;你不表现的原因是什么? 


  时兴瑞:我不想让他们知道。 


  主持人:你不想让他们看到一个真实的时兴瑞,为什么这样呢? 


  时兴瑞:我觉得他们要是看到我真实的一面,他们也许不会高兴的。 


  主持人:我前面说跟你的父母聊到这件事,你妈妈说到这件事也很心痛,她也觉得那天的做法,她现在很后悔、很内疚。我想问你,当六个大人面对你,在谈谈恋爱问题的时候,那个时候妈妈说你的脸色都变了,你在想什么? 


  时兴瑞:我在想怎么离开这个现状,怎么去应付他们。当时他们提出的话非常刻薄,也许这些朋友没有经历过,(他们)一直在质问我,让我无法用语言去回答。 


  主持人:所以你跑了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跑能解决问题? 


  时兴瑞:我想离开他们,当时我的想法就是远离他们,永远不想再看到他们。 


  主持人:包括父母吗? 


  时兴瑞:对,因为如果我父母不这么做的话,也不能产生这种状况。 


  主持人:那个时候你对父母是怨恨的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这个怨恨一直持续了多久,或者说到现在此时此刻,你还有没有?我们说实话。 


  时兴瑞:有。 


  主持人:现在还没有完全消解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他们怎么做,你的怨恨会消解掉? 


  时兴瑞:真实地理解我。 


  刘墉:兴瑞让我讲几句公道话吧,你刚才一直在提到说是你交女朋友,希望不要耽误学习,你是因为耽误了学习你的成绩下降,以至于父母发现,还是他们先发现(你交女朋友),你的成绩才变差? 


  时兴瑞:是先发现的,后面成绩就不怎么往里学了。 


  刘墉:如果他们没有发现,你成绩是不是不会变差。 


  时兴瑞:我依然努力去学。 


  时永波:他现在这个校园,学校老师和领导都极力欢迎孩子回去,但是他现在在那个环境里学不进去了,所以他极力想换一个学校。 


  主持人:我觉得这样,我们应该听听时兴瑞说一下,为什么这个学校,你不想回去? 


  时兴瑞:我给大家讲一件事,第二次上学,学生看见我说,来了,时兴瑞,干什么来了?他不说,上学啊,今天上什么课。他不这么问我。他说,来了,时兴瑞,干什么来了?这意思就是说,你来“办事”了,马上就要走。 


  主持人:你不是来上课的。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你也受不了这个。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如果你们能找到一个学校去共同上学,你是要转学是吧?不要回到原来那个学校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你为什么不去面对他们,以新的时兴瑞的感觉面对他们? 


  时兴瑞:在他们脑海中,那个观点永远不能改变,在我们那儿辍学了,这么三番五次,因为我不是一次两次,三番五次地去,三番五次逃出来,在他们眼里是非常丢脸的一件事。 


  刘墉:我能不能插一句话,如果有别的学校收你,而且你也满意这个学校,你已经公然地面对了十三亿人口,在电视说这段话,上了这个节目,你认为新的学校的同学,就不会像原来学校的同学一样揶揄你吗? 


  时兴瑞:至少没有我认识的。 


  刘墉:我觉得今天你上这个节目,最大的意义是,我们应该借这个机会,教育所有的学生跟老师,如果在学校发生这类的事,大家应该以平常心对待,而不要排斥这个孩子或揶揄这个同学,结果真正毁了这个家,毁了这个孩子前途的,并不是这个孩子自己,而是周遭的人。所以说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很好的学校,希望这些同学们都能够张开双臂欢迎你去,而且如你所讲的,你要把功课搞得好得不得了,对不对? 


  时兴瑞:对。 


  主持人:我问一下父亲,刚才时兴瑞说他怎么跟女朋友相处的时候,他有一种精神上的放松感,他觉得有一种倾诉的感觉,很舒服,觉得有一个人可以讲话,他有没有跟你讲过这些,你是第一次听到? 


  时永波:没听说过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儿子的苦闷来自哪里,他内心的苦处你有没有体谅过? 


  时永波:在我心目中,我就认为他这种苦处是他自己找的,自己找的苦。 


  主持人:你今天还这么认为? 


  时永波:现在不这么认为了,以前我始终这么认为的,现在我这种态度已经改正过来,如果不改正,我今天不会来坐到这里,为了挽救我儿子。以前父母的做法有一些过激,太急了,方法处理不当,导致这个结局。我说你现在不到处对象的年龄,你为什么处对象,你才十六七岁,正是学习的好时光。所以父母阻挡你很正常,我说天下每一个父母都是这个心愿,没有说知道孩子处对象了,随便吧,不管。我不这么认为,我认为所有的父母都是这个心愿,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非常顺利,一帆风顺去成长。 


  主持人:你觉得今天能够跟爸爸妈妈坐在一起是不是一次机会? 


  时兴瑞:是。 


  主持人:你排斥这个机会吗? 


  时兴瑞:不排斥。 


  主持人:如果你不排斥的话,你想利用这个机会吗? 


  时兴瑞:抹不开。 


  主持人:什么?“抹不开”拿我们普通话讲,就是不好意思? 


  时兴瑞:对,东北方言。 


  刘墉:他抹不开,他脸拉不下来,他要面子,说来说去他就是要面子,在学校里也要面子,在家里也要面子,他心里真想说什么话,他真想说,爸爸妈妈,我内心是爱你的。 


  潘淑华:通过今天坐在这儿,如果回家我儿子跟我真正沟通,把他心里话都跟我说了,我认为是非常好的,我愿意听,也愿意听他倾诉。 


  主持人:我记得你刚才跟我说你脾气也很大,你有没有觉得你和你爸很像? 


  时兴瑞:他们都这么说。 


  主持人:对呀,如果是这样的话。我告诉你,我现在跟你聊天聊到现在,你爸爸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,他突然发现儿子的缺点跟我很像,这也让他很高兴。 


  时兴瑞:在那个时候,我就不怎么爱和他们沟通了,我就知道他们的想法,跟我的想法一点儿都不相同了。上初四一个月吧,那天我们俩发生一点儿矛盾,一直跟我生气四五天,谁也没和谁吱声,看见特意不瞅她,脸转过去,擦肩而过。9月18日我们开运动会,9月17日的时候。 


  主持人:他记得好清楚啊。 


  刘墉:记性真好,这孩子多聪明啊。 


  时兴瑞:9月17日那天晚上,因为我这个人性格非常倔强,你要是不跟我吱声,我绝对不跟你主动吱声。 


  主持人:你可以这样跟你女朋友相处,你为什么不能跟你爸爸妈妈这样说,甚至今天你的爸爸妈妈说了,我们曾经做得不对,已经有一部分向你认错了。 


  时兴瑞:我心里也想到了自己错了,但是从来没有说过。 


  刘墉:可以,他是认错了,当着这么多人认错,对于这么犟的孩子,不简单啊,爸爸听了,应该感觉心里高兴。 


  时兴瑞:在那天晚上我就感觉到自己非常浪漫,一个女同学向我道歉,我感觉很自豪。 


  主持人:我在想,如果他今天能够把这些所说的话,如果是那个当天晚上,能够讲给爸爸妈妈分享,我想那一定是特别好的父母跟孩子的关系,但是很可惜,这些所有的细节,局面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在这样的场合才能说给父母听,我觉得很遗憾的。但是话又说回来了,人家说做主持人就是这样,左边打五巴掌,右边打五巴掌,我就觉得做父母怎么这么冤枉呢,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,然后还那么关心你,父母想到你就会心疼地流泪,但是今天你却能说出“怨恨”这两个字来。 


  时兴瑞:挺不应该的。 


  主持人:做父母可能也觉得很冤的。 


  时兴瑞:对,那天晚上她跟我说完之后,然后给了我一封信。 


  主持人:太可爱了,他的心里边,我觉得一定是憋了很久很久,真是这样的,他真是没有找到能够跟他分享这些美妙感觉的人。 


  刘墉:而且他心里常常复习,数过来数过去,几点钟他都记得 


  主持人:其实我很难过的,我觉得他挺孤独的。 


  刘墉:十几岁的小孩常常很孤独,少年维特的烦恼。 


  主持人:因为如果他不是孤独的话,他今天不会是这样,打也打不断,反复地讲,你是不是作文写得特别棒? 


  时兴瑞:情书写得特别棒,因为我好久没有回忆自己的故事了,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只有我和我朋友知道。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,现在处于这种困境,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,经常回忆这样的事,当时回忆非常浪漫,闭上眼睛那种感觉非常好,但是现在处在这个困境,没办法。 


  刘墉:妈妈在这儿哭呢。你感觉到妈妈的心情吗?我不知道能不能够建议你,用手拍拍妈妈,我建议你,你应该,对。 


  主持人:哎呀,我真觉得当父母不容易。 


  刘墉:其实孩子都是爱父母的,他心里、骨子里多爱,他是非常在乎父母,他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,他只是倔,他不说出来。 


  主持人:我原来在没有当妈妈之前,我经常觉得我是孩子,因为我有爸妈,我有委屈可以对爸妈说,那个时候。我今天坐在这儿的时候,我第一次觉得,我开始站在爸妈的立场上了。做孩子的时候你可以非常坦然地对父母提要求。 


  刘墉:你进入另外一个境界了,做孩子的节目更不一样了。 


  主持人:这样好不好,因为我前面问过你,你一到现场就碰到了很多同龄的朋友,你当时怎么跟我说的? 


  时兴瑞:我有很多“后备军”。 


  主持人:他把你们当成“后备军”,我去找你的“后备军”问几个问题好吗? 


  时兴瑞:可以。 


  观众:虽然我今年已经22岁,但是我有和他一样的,以前也有这样的经历,就是以前高一的时候,那时候也是属于叛逆期,不想读书,每天在社会上混。后来我爸我妈也都没办法,就是说同意让我自己在社会上找点儿什么事做,后来在社会上碰壁之后,真的特别理解父母的心情,现在又在学校上学读书。 


  主持人:又回去了,你想用这个经历告诉时兴瑞什么? 


  观众:我想说。 


  主持人:没关系,我们等你。 


  观众:我替他说吧,我是他最好的朋友,我了解他此刻的心情,也知道他的经历,他现在可能想对时兴瑞说的,也许以一个大哥哥的身份,不管父母怎么样,我们必须理解父母。也许我们处在那个阶段,我们觉得父母可能对我们太严,或者管得太多了,但是当你走过的时候,你发现父母真的是最亲的人,最爱我们的,可能比我们的女朋友所给予我们的更大。还有今天所说的,你说了好多好多东西,你希望父母理解你,希望周围的同学理解你,老师理解你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你也要理解父母,父母真的很需要理解。而且我也想对叔叔和阿姨说一声,恋爱在身体和心理发展到一定阶段,是自然现象,就像我们不能改变大自然一样,我们不能去改变。如果我们过于强加改变的话,可能得到的效果适得其反。 


  主持人:谢谢你。 


  时兴瑞:其实我以前也打过工,就是在这个阶段。 


  主持人:在休学那个阶段是吧? 


  时兴瑞:对,今年,打过十天工,感觉也挺苦的,所以才回到家里,要不现在我也不能坐到现场。 


  主持人:你是觉得家是你什么想回,就可以回的地方。 


  时兴瑞:对,因为家可以包容我的一切,那时候我已经感到了。 


  主持人:其实你已经,你通过行为已经把这个感觉传递给父母了,是吗?那么对于中学生恋爱这件事情,你们认为父母的宽容可以改变一切吗?同意这个说法的人请举手。同意这个说法是少数的朋友,你来说。 


  观众:我觉得家长如果说过分地宽容,一概不引导你们,宽容你们,那么你们可能要误入歧途。作为你们年轻人,不能过分强调自我个性,其实时兴瑞是很个性的一个孩子,我也相信你的能力,你就记住我这句话,你一定会成功。我最后再说一句,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。 


  主持人:这不是你说的,这是人家歌词里说的。 


  观众:我现在引用一下,我希望你们全家三口,重温往日的欢乐,谢谢大家。 


  观众:我同意那个阿姨的观点,父母对孩子是可以宽容的,但是要有度,这个宽容不可以太过分了,这样可能对孩子是一种放纵。我还想说,家永远都是很好的避风港湾,无论你在外面承受多大的风雨,家里的爸爸妈妈,永远是你最好的倾诉者,你很爱很爱你的家,很爱很爱你的爸爸妈妈以后,你才有资格、有资本去爱别人。 


  主持人:这是你对爱的理解。 


  时兴瑞:我问一下你是高中生还是初中生 


  观众:我是高二,和你同龄,然后祝时妈妈一家能够开心幸福每一天。 


  主持人:谢谢。 


  观众:虽然我们是一个学校,但是我和她的观点不太一样。 


  主持人:这很正常,我经常跟我的同事吵架呢。 


  观众:我还是作为他的“后备军”,我比较站在时兴瑞这方面。我想对叔叔阿姨说一声,刚才那位爸爸妈妈,可能是我们还是年龄太小的关系,没有体会到家长的心情,作为我们来说,我还是觉得家长应该是去放飞,给我们一点自由,给我们一点宽容。从小到大都是对他,给他特别特别大的期望,我觉得这也无形中给了他一个压力,真的。 


  主持人:好,谢谢你,请坐。 


  观众:我这里有个小故事,挺有意思的。是我上初中的时候,我们班里有个男生,平时老是自诩为“情圣”,肚子里有好多怎么追女生,讨女生喜欢的小“诀窍”。跟他关系不错的一个男生,有一天可能在感情上遇到问题了,想向他请教,他就给那个同学回了个纸条,四句诗,全面撒网,重点培养,盯住一个,死缠不放。然后这张纸条无意当中夹到作业本交到老师那去了,他们在底下也非常着急,心里非常害怕。可是我们老师性格特别好,在我们那是出了名的,他处理这个问题我觉得是非常妥当。当作业本发下来的时候,也写了四句,一首打油诗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上学期间,不搞对象。这个同学把这个作业本一直保存到今天。 


  主持人:这个同学就是你自己是吗? 


  观众:不是。 


  主持人:因为我在现场经常听别人说,我讲一个我同学的事,结果到头来说的是他自己的事。 


  观众:不是,绝对不是。 


  主持人:但是没关系我只是说,老师这样的处理方法让你非常欣赏。 


  观众:我觉得老师这种方法能非常巧妙,也非常科学地处理了这件事,我觉得老师如果按照他的做法来学习的话,不会发生许多惨剧。 


  主持人:真好。 


  观众:再有就是咱们的社会环境,不管是从老师的角度,还是从家长的角度,从社会的角度,还要用平常心看待这个问题,这个现象,多给孩子一些宽容,应该告诉他们,成长中遇到的问题怎么解决,特别是父母用感受,用真实的体验去让他们理解,都尝试去做,不是光说就能解决问题的,一定要用行动表示。 


  主持人:这个你提醒了我,谢谢啊,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建议。那我们就不说了,我们就做吧,我刚才看我们现场也有电子琴,妈妈是音乐老师,爸爸会什么? 


  时永波:唱歌。 


  主持人:那时兴瑞你会唱吗? 


  时兴瑞:我跳舞。 


  主持人:那平常你们怎么合作的,就是你妈妈弹琴。 


  时兴瑞:我弹琴。 


  主持人:你弹什么。 


  歌词:有过多少不眠地夜晚,抬头就望见满天星辰,星火背负着童年的梦,远处传来那熟悉的歌谣,歌声诉说过去的故事,歌声句句都是爱的叮咛,床前说爱你,人间第一情,永远与你相伴的是那天下的父母心。 

::相关软件::
(免费)实话实说:超级汉语 RM
实话实说:长大不容易 RM

::下载说明::
为了达到最快的下载速度,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。
如果您发现该软件不能下载,请通知管理员或点击【此处报错】,谢谢!
未经本站明确许可,任何网站不得非法盗链及抄袭本站资源;如引用页面,请注明来自本站,谢谢您的支持!
      网友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 发表评论
 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11 聿怀班主任资料网站 粤ICP备14101884号
QQ:157520968 手机:13682929660 站长:张润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