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站长
 | 网站首页 | 班主任工作 | 班会视频 | 问题留言 | 点数权限 | 我的作品 | 
最新公告:
    关于视频资料问题的公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关于本站资料来源问题        
您现在的位置: 聿怀班主任资料网站 >> 班会视频 >> 人物访谈 >> 下载信息
推 荐 软 件
 
实话实说:长大不容易RM
运行环境: Win9x/NT/2000/XP/ 文件大小:104000 K
软件等级: ★★★★★ 软件类别: 国产
开 发 商: 央视 软件语言: 简体中文
相关链接:  下载演示地址  下载注册地址 软件属性:     
下载次数:  本日:1   本周:2  
       本月:2   总计:2829
授权方式: 共享版
解压密码: 
软件添加: 审核:admin 录入:admin 添加时间: 2006/4/13 22:47:01
::下载地址::   本资料下载需安装“迅雷”,使用迅雷下载,速度可提高5倍左右
下载地址一   
::软件简介::

该视频非常适合班主任班会课使用,片长47分钟(为获得最快速度,请选择在早上时间下载)

CCTV.com消息(实话实说):心灵的成长需要真正地触及内心深处,珍惜我们的感动,生活会变得容易而且宝贵。本期讲述几个大学生成长的故事,和他们对亲情生活的认识,引发广泛的共鸣,以期推进人们对生活的理解和珍惜。 
嘉宾:梁俊杰:重庆工商大学 山西阳泉 大二学生 
官连青:重庆工商大学 广东韶关 大一学生 
时鹏: 重庆工商大学 河南开封 大一学生 
薛飞: 重庆工商大学 重庆 大一学生 
朱卫嘉:重庆工商大学 思想品德修养 教授 
向守俊:重庆工商大学 思想品德修养 老师 
主持人:欢迎收看《实话实说》,前一段时间我的一位师兄心情不错,因为他的女儿刚刚考上了高中,全家人如释重负,但是就在前不久,他又开始唉声叹气,为什么呢?他算了一笔账。他的女儿上了高中以后,他还要负担女儿七年的生活费和学费,如果女儿要上研究生,他就更惨了,他要努力奋斗十年不能退休,那么自己的孩子要花多少生活费和学费,这是一笔非常沉重的账目,我不知道现场观众是不是也算过这笔账?问问他们。问问这个女孩儿,来,你算没算过这笔账? 
观众:具体的没有算过,但是我觉得好像读完大学的话应该是十万元左右,就是从高中毕业(算起)。 
主持人:你知道父母给你花了那么多钱,还不还他们? 
观众:有想过要还。 
主持人:我知道只要在一个大庭广众的谈话节目当中,犹豫了一下说,想还,那一定是没想过还。哪能当着这么多人说我不还啊,就勉强说了一下想过,可能还。好,谢谢你。来,咱们说说。你上学呢还是? 
观众:我上大学。 
主持人:几年级? 
观众:二年级。 
主持人:前两年花费是多少?算过账吗? 
观众:我今年到现在生活费加起来是1500块钱左右,就是这半学期。 
主持人:我听大家议论纷纷,你先坐,我问问他们议论的人,你小声说什么呢? 
观众:我想知道她是哪个学校的。 
主持人:那女孩儿问你干什么呀,你是不是觉得她好看。 
观众:不是好看,因为我们学校的学费比较高。我的生活费一般是一个月1000块钱左右。 
主持人:一个月就1000块钱啊。 
观众:所以说我听说一学期到现在是1500块钱,这对我来说不太可能。 
主持人:那我们通过小片子看一看,在我们西南的一所著名的大学里面,他们的老师是带领他们的孩子怎么算账的? 
大屏幕:在重庆工商大学,每年的新生到学校后,都要算一笔账。首先要算出家长、国家,对自己四年大学生活的投资成本,甚至要具体到每个小时自己的花费;然后计算自己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回报父母对自己大学生活的投资;最后把自己的感受写一封信告诉父母亲。这样一次看起来简单的算账和写信,却在同学当中产生了很大的震动和引发了讨论。 
主持人:这个信引发了什么样的讨论,阿忆把事件当中的几位这所大学的学生,请到了我们的演播现场,我们欢迎他们。咱们节目开始之前,大家有一个三言两语的自我介绍吗? 
梁俊杰:我叫梁俊杰,大家好,我是我们五个里面惟一的一个大二(学生),我是这儿的“学生代表”。 
主持人:特点是什么? 
梁俊杰:特点是长得没什么特点。 
官连青:大家好,我叫官连青,我是重庆工商大学外语系的大一新生。 
时鹏:大家好,我是来自大一的时鹏。本人特点就是黑。 
主持人:是长得比较黑,但是心不黑。听说时鹏有一个特点,他凡是说到我们同学的时候,都说“我们班兄弟”。 
时鹏:我觉得叫兄弟亲切。 
何仕浪:大家好,我是来自重庆工商大学的何仕浪,也是大一的,平时喜欢运动吧,长得比较高。 
主持人:坐着我们也看不出来。给我们解释一下,你的名字特别怪,叫何仕浪。 
何仕浪:“何”是我的姓嘛,就不用解释了。“仕”是我的辈分,“浪”是因为我们老家那边有一条河,那里面有浪,又有河又有浪,何仕浪。 
薛飞:我是融资学院金融系的也是大一的,我的名字叫薛飞,薛宝钗的“薛”,飞翔的“飞”。我的特点呢,我觉得我就是挺爱笑的,人说笑口常开嘛。 
主持人:就这么笑的。好了,咱们言归正传。老师给自己布置了这个特殊的作业以后,第一反应是什么? 
梁俊杰:这什么事啊! 
主持人:觉得很荒唐? 
梁俊杰:不荒唐,但是有点儿不情愿。 
主持人:好,我们再听听官连青你怎么想? 
官连青:有什么好写的! 
主持人:有什么好写的啊。这也很通俗,我们再听听时鹏。 
时鹏:当时吧,给我的印象就是,老师,你们真无聊,我们对这个特反感。你想我们从高中过来才两个月不到,我们耍还没耍得尽兴,突然算账了,算的还是四年之内我们花多少钱,而不说四年之后你们算一下你们挣多少钱。 
主持人:觉得老师无聊。 
时鹏:无聊,确实无聊。我们来大学根本就没有想过花钱的问题,因为我们进大学,如果说花钱是应该的,因为我们来到大学,是爸和妈你们让我们来的吧。你们说,孩子,好好考,考到大学以后你就是好的,你就不用在家干吗干吗了。后来老师说你们沉下心,现在保持安静一分钟。告诉大家一个不好说的吧,就我,到重庆以后,因为重庆的火锅特出名。主要是我被火锅“诱骗”了,把持不住自己。 
主持人:实在做得太好吃了。 
时鹏:怎么说呢,重庆火锅嘛,有机会给你们介绍,吃那东西特爽。 
主持人:我知道,我吃过重庆火锅,特别特别爽。 
时鹏:我们寝室是四个人,一天基本上是一天吃一次,一天一次,一次就几十块钱。 
主持人:这之前就没有算,是不是可能超支? 
时鹏:没有,根本就没有想这个问题。 
主持人:那你能告诉我们,你这是刚刚入学是吧? 
时鹏:对。 
主持人:你带了多少钱来? 
时鹏:我是带了一千五百块钱。事实上,我爷爷送我去的,我爷爷走的时候又给我留了五百块钱。 
主持人:爷爷给你钱的事你跟父母说过吗? 
时鹏:其实后来两个月以后两千块钱就没了。 
主持人:一个月就花了一千块钱? 
时鹏:反正钱没了。 
主持人:你怎么向家人交待呢?这都不应该我问你,应该你自己问自己,我怎么向爹娘交待,还有一个爷爷呢,偷偷给咱五百块钱。 
时鹏:我想过,算账的时候我就想,我说我算下来之后,我就知道我承担不了这个,那时候我觉得对这东西我是承担不了的。算下来之后心里面真是有说不出来的感觉,太沉重了。因为我家境条件不好,可以这么说。 
主持人:你的家庭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? 
时鹏:来自农村。 
主持人:那你是农民的孩子? 
时鹏:对。 
主持人:哎呀,一个农民的孩子,上了大学以后认为大学生就要爽,爽的方法就是吃火锅,一个月吃掉了一千块钱。 
时鹏:当时我确实想过,怎么向我爸我妈还有向我家里人交待的问题,来大学不容易,家里面确实父母对我真是最大最大的,但我从来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感觉,用钱之前我根本没想过,我爸我妈怎么挣这个钱。 
主持人:时班长在你的印象当中,农民父母来钱很容易? 
时鹏:不,我觉得。在农村如果想挣钱的话,确实只有那几亩地。 
主持人:就是啊,怎么会来钱容易呢? 
时鹏:因为我从初中到高中,高中期间我花钱就是那样子,每次我回家,我就说,爸、妈、钱。我一个月回家一次。 
主持人:这个要求如此简练,爸、妈、钱,就三个字。 
时鹏:然后还有呢,“我要走了啊”,还加一句。确实这钱吧,后来老师就算了最后一项,算我们以后工作了得到的工资,这一项我们算起来特来劲儿。当时我算的我是一个月两千块钱,如果毕业之后能得到两千块钱绝对多了。 
主持人:就可以一天涮两顿火锅了。 
时鹏:那个时候还真不敢再想火锅的问题。 
主持人:那你算出来一个月挣两千块钱,这两千块钱怎么分配呢。想到每月给父一千块钱,还是这一千块钱给我女朋友花? 
时鹏:好像当时还没想到女朋友,还没想女朋友。 
主持人:总之好多事都没有想。 
时鹏:对呀,只觉得那会儿单纯。 
主持人:咱们也问问何仕浪,你经过老师的特别作业,完成了以后,你对钱的问题有什么改变没有? 
何仕浪:算完这个账以后,觉得自己以前花钱太快了,得省着点花。 
主持人:快到了什么程度? 
何仕浪:像以前基本上每个星期都要出去活动一次。 
主持人:你的活动方式是什么? 
何仕浪:就是逛逛街,然后吃点东西。有时候看到喜欢的衣服、鞋就买了。 
主持人:这提醒了我,以后我的孩子长大以后,不能到一个美味佳肴做得特别好的城市上大学。 
何仕浪:当时就觉得我脚上穿的这双鞋挺好看的就买了,当时价钱是六百多块钱,也没考虑那么多就买了。 
主持人:你能告诉我在你们的学校里面,你的正常花费一个月应该是多少? 
何仕浪:一个月就是吃,买点饮料,也就三四百块钱就够了。 
主持人:一个月三十来块钱? 
何仕浪:三四百块钱就够了。 
主持人:这么说你的一双鞋实际是两个月的生活费。 
何仕浪: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,就觉得身上有钱就给花了,就没有节制的,就随心所欲地花。 
主持人:你能告诉我们当时你的卡上一共有多少钱吗? 
何仕浪:我爸给了我一个学期的。 
主持人:多少钱? 
何仕浪:给了三千块钱。 
主持人:三千块钱,一下拿出五分之一买了一双鞋。 
何仕浪:然后我妈另外也给了我六百块钱。 
主持人:你妈妈这六百块钱是小金库里的是吧?是偷偷给你的? 
何仕浪:偷偷给的,我爸不知道。 
主持人:咱们问问官连青,你完成了这个作业以后,对钱的方面有什么改变没有? 
官连青:没有。这个算账是,但是两个之后就比较震撼。就是我跟父母关系不好,很多矛盾。 
主持人:怎么个不好法,给我们介绍一下。你一个弱小柔嫩的小女孩,怎么跟父母关系不好呢? 
官连青:你别看我外表是弱小一点、矮小一点,实际上我很火爆,动不动就举拳头打人,动不动,反正被人反驳一下我就会,被人说一句我会反十句给他,我父母也这样子。 
主持人:反十句我还是相信的,女孩嘛,有时比男孩能说。你刚才还挥动着拳头。 
官连青:对我父母比较少一点。 
主持人:对旁边这几位兄弟经常挥拳头。 
官连青:在班里表现得比较那个,还真的很少,也有时会来真的。 
主持人:总之就是火爆,很难想像。 
官连青:粗鲁嘛。 
主持人:还粗鲁。 
官连青:粗鲁加火爆。很固执,自己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到。我是广东人,我父母非常希望我报本地的学校,我就偏不听,本来那以前跟他们矛盾很大,就觉得每天被他们束缚着,没什么自由很不开心,就非常想逃脱他们,他们让我报广州(的学校),我偏不要,就随便报了个重庆工商大学。 
主持人:那跟父母关系这么差,老师让你非要给父母写一封信,你当时怎么想? 
官连青:平时打打电话也没什么好聊的,写还有什么好写的,就不写。当时说是作业,没办法就写了。当时我父母收到我写的信,我爸爸打电话很温柔地跟我说,就头一次这么温柔跟我说话,平时打电话都粗声粗气,头一回说,女儿,信收到了。听到他声音很温柔,我当时就能感觉到他们收到我的信确实很高兴,然后他问我要不要回信。因为我父母文化程度比较低,而且从来没写过信,他说要不要回信,我说要啊,当然要。当时看完信之后,我从大学之到前到上大学第一次哭了,当时我妈送我走的时候,我还高兴得要命,终于解脱了。也没有想到收到信第一次哭了,觉得第一是因为很感动,感受到他们对我的爱,以前不理解他们。第二是很愧疚,因为他们信里说,你好好学习,将来为国家、为自己争光。我就非常愧疚,因为之前都没有认真学习,我就觉得愧对他们,自己下决心一定要认真学习。 
主持人:时鹏你有这样的改变吗? 
时鹏:这东西可能让我心灵接受最伟大的一次洗礼。 
主持人:你现在想像一下经过这封信,你这次过节回家会是什么样子? 
时鹏:我就跑过去,我就喊一声,爸、妈我回来了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跟他们两个来拥抱。 
主持人:我们来听听何仕浪。 
何仕浪:我和他们基本上没有交流。 
主持人:为什么呢? 
何仕浪:从小养成了这个习惯,没有好好跟他们坐下来,谈一谈自己的感受什么的,像一有什么事情,要是在家的话,就会马上打电话给同学,有时候我妈妈会偷偷过来偷听,我说你听啥,你不懂,到一边去。然后我妈就,我妈就很伤心地。 
主持人:你妈妈就像一个孩子一样,躲到一边去了。 
何仕浪:她很听我的话吧,就很伤心地走到一边去了。通过老师让我们给家里面写信,在信里边我就写到一些跟以前我爸我妈在一起的细节,就跟他们说这些事情,我感到很内疚。我举个例子吧,我妈在自来水公司上班,她的待遇可以说是挺好的,后来高二高三的时候,她为了我的学习就提前退休了,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,给我做饭吃。 
主持人:租的这个房子和你的学校比较近? 
何仕浪:是,离学校比较近,每天中午我们十二点放学,很准时的。她基本上早早就在楼上看着我回来了,然后我爬上楼以后,每次门都是打开的,我身上也有钥匙,但是我的钥匙根本形同虚设,都没有用上,每次我妈都早早把门打开了,进去以后饭菜都是热好的,她喊我赶快吃,吃完以后睡个午觉,下午精神好一些。有时候是冬天,冬天的时候脚有点凉嘛,在我吃饭的时候,她就悄悄地走开,把热水袋放到我的床里边去了。在信里面我基本上就没有谈到我花钱的事,这个我确实说不出口,我觉得花钱的这个东西是一个表面的现象,其实它是震动了我们这些学生,对家里面父母的感情吧。在信里面我就回忆了很多,越回忆越深,泪水就流得越多。因为我紧张的时候手会发抖,当时写信的时候手就特别抖,还会出汗,当时觉得很对不起他们。还有刚开学来,那两个月之内我就往家里面打了两次电话。跟我以前的好朋友打电话、发短信,他们说他们有两个星期没有给家里面打电话,就认为他们自己很不忠不孝,当时我看到这些短信之后,我就想到我自己,他们是不忠不孝,那我是啥?难道我没有父母吗?后来通过这次写信,跟家里面的联系多了,基本上一两个星期,给家里面打一次电话。前两个月的时候我和我爸都有手机,虽然也发短信,但是好像两个月只发了几条,后来短信交往就比较频繁了。好像我有一个短信发过去问候我爸爸,说让他们多穿点衣服,天气比较凉了。我爸回的短信是这样的,我带来了,可以给大家念一下。我爸是这样说的,他说,为父母的总盼望自己的子女成才,他无论在何种场合都能说硬气话,从一种意义上说,是给他们健康的药方。2004年已经过去了,2005年即将来临的时候,我当时也想到给家里面打电话、发短信了,祝他们新年好。我爸回了一个短信,是这样说的,他说,何仕浪,祝你新年快乐。我买了一个礼物,放在你的床头,等你回家来拆开。希望你在重庆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把身体搞好。我看到我爸爸的短信,想想以前在家,我跟他从来不说软话,不说轻易的话,他发短信过来,发过来以后,我感觉他天真得像一个小孩,父母确实很爱我,但是我很多时候都感受不到他们的爱。 
主持人:来,我们再跟梁俊杰聊一聊。我听说你还打过父亲。 
梁俊杰:其实那是一种主动型的反抗。这样跟大家说吧,大家看了现在还在热播的《天下无贼》,里边有一句我觉得很经典的对白,在我高三的时候,我爸曾经用几乎就是一样的语句,很一致的口吻说了一句很类似的话,他说,我很负责任地跟你讲,现在我很失望,将来一切后果你自己要担起来。 
主持人:你的父亲对你说这样话的时候,具体事情是什么? 
梁俊杰:具体可能是以为第一次模拟考试。 
主持人:是因为第一次模拟考试吗?我怎么听说是你早恋呢? 
梁俊杰:被捅出来我就说吧。当时就是因为这个,因为我是寄宿学校,半个月回一次家,几乎除了吃饭时间,和看电视大家谁都不理谁的时间,都是在吵。那天下午是不断地激化,不断地累积,我觉得那是必然的。直接的后果,是我和我爸又“上演”了周星驰的《功夫》。当时很激烈,非常激烈,我妈根本拦不住我俩,打得翻天覆地。当时我18岁了,有点儿力气了,还是打不过。 
主持人:父母经常打你? 
梁俊杰:没有经常打。 
主持人:打一次也是错误的。按照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,也是错误的,回去要跟父母说。尽管你也有做得不对的,但是这一点,父母做得也不对。 
梁俊杰:他不是说那样打你,他确实很失望,才做这样的事情。 
主持人:很失望的时候也不可以打人。 
梁俊杰:行,我回去告诉他。通过这次书信以后,我和我爸没有一下子就化开那种僵,慢慢地书信以后,通过电话、信箱,都慢慢化开了。其中一次最让我难忘的,我获得第一次奖学金,我想告诉家里一声,我爸说好事啊,请客的钱够不够呀?我跟我爸说你挺有经验,原来老获奖是吧?之后我想说一些东西,应该说一些东西了,至少得抓住这次机会。我说,你那个高血压稍注意点儿,少吃点儿甜的东西,注意身体。我爸当时,大家都以为我爸会呆一下,我爸会很聪明,他直接笑一下说你也是,很自然地避免了大家都知道的尴尬。我总结了一句话,我不能再这么不负责任地生活下去,就这样。 
主持人:五位当中只有薛飞没有说过话了。 
薛飞:一般人都说,父母与子女之间没有什么隔夜仇,但是我觉得反正我回去,可能这种关系,这种很僵持的气氛,可能持续两天、三天,甚至一个星期都可以。有一次他们打过我,打得特疼,打的过程当中,我就心里自己默默在说,反正我不会在你们面前哭,打完之后我在自己的寝室,在铺盖窝里哭,就是挺倔强的那种。 
主持人:薛飞你知道吗,是这样的,父母打孩子肯定是不对的,但是我告诉你一个小的心理秘密,就是父母打孩子的时候,这孩子不求饶,“宁死不屈”,父母会更生气。一般那个乖孩子是装着疼,哭得一塌糊涂,父母就收手了。 
薛飞:可能吧,我可能在父母的心目当中,至少以前,不是那种特乖的孩子。当时不是电视正在演那种,就是医院里几家都在生孩子,这些孩子抱错了,我看了之后(就想),我爸妈对我这样,我是不是也抱错了的孩子?那些孩子长到二十几岁,父母才告诉他们真实的原因,我想他们是不是看我现在还小,不忍心伤害我,等到我长大一点再告诉我,我就是这样想的。就这样呗,反正他们也养我这么久,再说就不是亲生的还是有一点亲情,我就这样想的。 
主持人:女孩子经常跟爸爸,那么一起走路。 
薛飞:不会,我不会这样走,因为当时我总觉得,他是男的我是女的,反正我觉得这样挽着他,是不是有点儿别扭。看着那些我的同学,比如下雨了,她们的父母会去接她们,从小到大我父母没有接过我一次,每次看见我们同学这样回去,挽着爸爸的手回去的时候,我就想他们(父母)是不是不爱我,我就觉得,怎么说呢。我回去的时候我都问过他们,我说你们为什么不接我,虽然我们家离学校挺近的,我总盼望他们能接我一次,哪怕只有一次,但是他们都没有,其实我觉得。 
主持人:薛飞,你可以把这种感受,既然可以告诉我们大家,你也可以写信把你这种感受告诉父母啊。 
薛飞:我也写了一封信,写回去了,我妈妈就打电话给我,(说)咱们家里离学校这么近,你就不写信了,那么麻烦,以后就打电话。但是我准备以后还是多写信,如果是写信的话,也许他们会一直把信珍藏起来,或者就像我这样,如果我妈妈给我写信,我会一辈子都留着的。有时候想妈妈想爸爸,伤感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看一下,回味一下,也许以后我工作的时候,会离他们更远,那时候看一下信,再看一下他们的照片,我想那种亲情,我想我们之间的那种爱,可以更能够表达出来,因为我觉得信可以诠释我们之间的那种爱,真的可以。但是我还想亲口、当面对他们说一句:我真的很爱你们。一张表算的只是钱,但是我想钱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还,但是他们对我的爱对我的情,我想我这辈子可能都还不过来。 
主持人:我想问现场观众一个问题,就是咱们大家怎么看待这所大学的老师给他们布置的作业? 
观众:我觉得听了他们这几个人的发言以后,开始我都很听不懂你们说的话,因为什么,比如说这位同学。 
主持人:您说哪位? 
观众:第一位,你父母生你养你花了那么多的钱,那么多的心血,把你送到大学,长到18岁的时候,就是为了攒足力气打你爸一顿吗?你能理解这个心情吗? 
梁俊杰:当时我对自己的笔名是两个字“畜生”。 
观众:确实是有这个感觉。 
梁俊杰:我非常同意。 
观众:另外再有一个,我就是不能读懂他们的是,五个同学跟家里的关系全不好,但是生你们养你们用毕生的精力和心血培育你们长大,不图你们一点儿回报的人,你们竟然醒悟得这么晚,如果不是这个老师,不是在你们20岁的时候,点拨你们一下的话,你们还要糊涂到什么时候?因为我也是父母。我真是开始听不懂你们说的是什么,你们自己想的是什么?但是终于你们能醒悟了,我想父母的胸怀还是博大的,只要你们回头了,父母的心就得到巨大的安慰。我也打过我孩子。 
主持人:那是不对的。 
观众:对,我也承认是不对的。实在按捺不住的时候,实际上也是我爱的表达。可能让他们也很难理解吧。 
主持人:他们现在都理解了。 
观众:现在你们能理解了吗? 
主持人:你看,都点头了。 
观众:另外还有一个我也打过我的女儿,当然我打的时候很有分寸的。 
主持人:你给我们讲讲怎么个有分寸法? 
观众:就是绝不拿东西,拿手打屁股。 
主持人:好,谢谢您。 
观众:我不直接问我父母要钱,我妈一打电话来,我妈一问,你在干吗?我说我在吃方便面,我妈下午就给我寄钱了。 
主持人:薛飞,你看人家这方法,不直接要钱。 
观众:我也是大一的新生,就在高考之前,我就跑到黄山去玩了,因为我要释放一下自己的压力,我觉得高考太紧张了。结果我妈就不知道,因为黄山有一个地方手机没有信号,结果我妈就找不着我,全家人都要报警了。我爸听到这个消息,当时就倒在地上了。我妈也是天天哭,当时我玩得很开心,我一点儿都不知道。直到下山的时候手机有信号了,然后我接到我妈的一条短信,然后我给妈回了一条短信,我妈知道我还活着,她什么都没说,她就跟说我,我给你寄了点儿钱,你赶紧回来吧。就什么都没说,直到高考的时候,我妈怕影响我的高考情绪,一直没跟我提过这件事,然后等我高考完考上大学,我妈也没给我提过这事儿,我就想借此机会跟我妈说一声,妈妈,我爱你,我也爱我爸爸和我妈妈对我的支持,说完了。 
主持人:好,谢谢你。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个特殊的作业的设计人就是朱老师。问您一个比较尖锐的问题,您自己的孩子给您写信吗? 
朱卫嘉:我曾经给他说过让他给我写封信,他给我回答说他写了,扔到邮筒里面,不过我没有收到。 
主持人:您估计是他骗您呢,还是真的我们的邮政系统有问题? 
朱卫嘉:我估计他是没有写。 
主持人:那这个怎么办,你都把他们教育成这个样子。 
朱卫嘉:这就是教育上的一个理论了,“易子而教”。 
主持人:把自己的孩子交换给别人去教育。 
朱卫嘉:我非常希望他的老师也让他给我写信。 
主持人:您让他算账了吗? 
朱卫嘉:还没有。 
主持人;是不是也是亲生母亲让自己的儿子算账没有用是吧? 
朱卫嘉:不是,作为母亲父亲,要跟孩子算这笔账的话,说实话,绝大多数的母亲和父亲很难给孩子算这笔账。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学生需要成长,成长需要教育,教育首先需要沟通。所以家庭应该进行的教育,学校代替不了,学校应该进行的教育,家庭也代替不了,社会的教育跟不上也不行。所以学校家庭社会都能携起手来的话,那教育效果就非常好,比如说能够在《实话实说》谈这个问题,我想这就把社会的力量,融入到了我们家庭和学校的力量,我想这样的话对我们教育效果会更好。 
主持人:谢谢您。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是向老师。刚才问朱老师的问题是“她的亲生孩子有没有给她写信”,不问您这样的问题,问您一个抽象的问题。 
向守俊:不过我会叫我的孩子以后我写信,我的孩子在你们中央电视台邀请我做节目的那一刻,他已经出生了。谢谢大家。 
主持人:纪念这个事情可以怎么给他起名字? 
向守俊:还没有想好。 
主持人:给他起一个叫“向实话”。 
向守俊:可以,大概有这样一个想法。 
主持人:问您这样一个问题,我觉得如果问您“成长”这样一个词,让您给它下个定义的话,你会怎么说?什么叫“长大”? 
向守俊:可能他的心里能装下另外的人,除了他自己,首先装下他的父母了,然后再装下其他人了。刚才在这样的场景里我是非常感动,在内心当中最柔弱的部分,很多年了,有三十多年了,没有被这样打开过,决堤了,崩溃了。 
主持人:是因为什么决堤了? 
向守俊:是因为他们的一句话,因为在算账过程中,很多学生会体会到,自己之所以能够上学,是父母打工的钱,是自己姐姐推迟了婚期所凑齐的钱,甚至有一个学生特别让我感动,就是他和他弟弟约定,他弟弟先后要和他读大学,弟弟说,你先读,我去打工,我凑钱供你读大学。很感动的。那么当你读完过后,再让我读,圆了我大学梦。 
主持人: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位大姐她的孩子跟这几位嘉宾是同学。 
观众:今天我想为什么要来,我就是想感谢这两位老师,因为这老师搭上这个平台,才使得我和孩子沟通,挡的这面墙给破碎了。我给他回信也说,孩子,你长大了。孩子们,你们现在明白了不晚,做父母的原谅你们,知道吗?就是我希望将来回报的就是你们好好学习,报效祖国,父母的回报也就是这些心愿,没有别的。在此我也感谢老师,谢谢你们,谢谢。 
主持人:主持人阿忆有一个请求,希望五位嘉宾用“长大”两个字各造一句话。 
梁俊杰:我把这句话留给我爸爸,爸,我很负责任地告诉你,我长大了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。 
主持人:官连青? 
官连青:我想对我爸妈说,爸、妈,我现在长大了,我能理解你们当初对我的严厉,我以后绝对会好好对待你们,谢谢你们。 
主持人;谢谢。 
时鹏:我想说,爸、妈,我从20岁开始长大,我要重新开始,再让我想对你们说一句我想说但从来没说过的话,爸、妈,我爱你们。 
何仕浪:长大对于我来说,应该懂得去关心他人,长大了更应该关心自己的父母。我削苹果的技术很好,但是从来没有给父母削过一个苹果,我现在想跟他们说,爸、妈,等我回家以后,一定给你们削一个苹果。 
薛飞:其实天底下所有的父母,都是很容易满足的,现在长大的我会更爱你们,会更理解你们,我会用我自己的努力,以后对你们负责、对自己负责、对国家负责,希望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,谢谢你们。 
时鹏:在这儿我代表我们所有的大学生,对天下所有的爸爸妈妈说一声,爸爸妈妈们我们爱你们。 
主持人:最后阿忆也说一句有“长大”二字的词儿,特别简单、特别朴素,叫“长大不容易”,谢谢收看《实话实说》,再会。 

::相关软件::
(免费)实话实说:超级汉语 RM
实话实说:以爱的名义 RM

::下载说明::
为了达到最快的下载速度,推荐使用网际快车下载本站软件。
如果您发现该软件不能下载,请通知管理员或点击【此处报错】,谢谢!
未经本站明确许可,任何网站不得非法盗链及抄袭本站资源;如引用页面,请注明来自本站,谢谢您的支持!
      网友评论:(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 发表评论
 
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版权所有 Copyright© 2011 聿怀班主任资料网站 粤ICP备14101884号
QQ:157520968 手机:13682929660 站长:张润丰